第五百二十二章 想当副盟主的那些人(求月票!)(1 / 2)

拙政园外巷口茶舍,几位刚被定性为“文坛反贼集团”的大佬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,等待着拙政园里散会后的人群。

并不是因为靠窗户位置空气好、采光好、景色好,而是大佬们担心,外面路过的人看不见他们在茶舍里。

毕竟他们还想着,尽可能多拉一些人去无锡,另行召开文坛大会。

但是他们又都是有身份的大佬,不可能没皮没脸的在街上拦人询问。

所以大佬们才会坐在茶舍里靠窗户的位置,被人看到后,自然少不了过来攀关系的士人。

主打一个“我若盛开,蝴蝶自来”,这就是文坛大佬的逼格。

在往常,大佬们对那些主动凑上来混脸熟的人烦不胜烦,但今天他们却需要这些。

到了下午时,开始有人不断的从拙政园出来,从巷口出去后又散入苏州城各处。

坐在巷口茶舍靠窗位置的大佬们一直等了半个时辰,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走进茶舍来拜见他们。

这非常不科学啊,大佬们不由得疑神疑鬼,难道在外面看不清这里?

即便他们被打成了“反贼集团”,但并不意味着名气瞬间消失,不可能立刻就不被认识了。

正百思不得其解时,一个熟人进入了窗边大佬们的视野。

山左三大家之一、山东文坛代表人物公鼐从拙政园里出来,正在路过巷口。

跟随在公鼐身边的则是几個来自山东的文人士子,正在热烈的谈论着什么。

“周庭!这里!”南京礼部左侍郎、廷杖腊肉成就者、蝉联复古派两代五子的赵用贤伸出了手,对公鼐大声招呼着。

在先前,极度仰慕清流势力的公鼐一直坚决站在他们这边。

只可惜造化弄人,为了拯救偶像顾宪成,公鼐不得不签了“卖身契”,违心的在文坛大会上支持林泰来。

但是“反贼集团”的人相信,公鼐的心一定还是和他们在一起的,正所谓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

听到赵用贤的大声招呼后,公鼐抬起头看了看茶舍窗户内,却没有走上前去,与同道们汇合。

他反而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的左顾右看,仿佛充满了纠结和犹豫。

旁边一个年轻士子低声对公鼐道:“如果前辈你不能代表我们山东拿下一个副盟主位置,你就是山东文坛的历史罪人!

若真如此,你又有什么脸面回去见父老乡亲?”

赵用贤看着驻足不前的公鼐,心里莫名其妙的,又高声问道:“周庭何故不过来?”

公鼐咬了咬牙,对着茶舍窗户作了个揖,答话道:“以后不要再叫我了,我怕林九元误会。”

茶舍里众人:“.”

他们被赶出去后,拙政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为什么连公鼐这样刚正的人物,仿佛都被洗脑了一样。

过了一会儿,又看到天下三大布衣诗人之一、前首辅门客、浙江文坛领军人物沈明臣安步当车,从拙政园里走了出来。

茶舍里的汪道昆隔着窗户,召唤了一声:“沈兄!”

汪道昆和沈明臣可是认识数十年了,从抗倭时就结交了,那时沈明臣是胡总督幕僚,汪道昆是海防官员。

后来汪道昆回徽州老家组建新安派,和浙江文坛互动很多,巅峰时更是组织过西湖诗会。
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